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关闭
海峡语文网商城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美人出丑和丑人出美

发布时间:2016-9-6 9:49:40

经常听到一些朋友对于电视节目主持人长相不满的言论。对于一些人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鼻子、嘴巴、眼睛不满的评论不绝于耳。有的简直是十分刻薄,甚至毫无理性。说是“一见到他(她)那张脸就恶心”,这里也许有个乡土观念问题,一个地区的观众对于另一个地区的主持人特别挑剔,广州人、上海人对于北京的节目主持人就不一定很公平,广州的、上海的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长相是否胜于北京,也许暂时还没有条件加以研究,因为这里有个乡土感情无法加以定量的问题。但是节目主持人的长相在节目的质量中,应该占据什么地位,这个问题也许很值得探讨一番。   

人都是爱美的,因而总是希望在电视、电影上看到比较漂亮的演员、主持人之类。但是人又是很理性的动物;对于美的爱好,不可能是停留在视觉的表层。一般的说,总是从表层的漂亮,逐步进入深层的美的欣赏。如果一个主持人外表的漂亮和内在的美能够统一,那是最理想的了。但是完美的可能极小。更多的是外表和内在的美有一点矛盾。在二者发生矛盾时,一般的观众往往对于外表漂亮的主持人,尤其是女主持人,给予了特别的青睐。这就造成了一种很矛盾的现象:对于漂亮而缺乏内涵的女主持人,起初是给予了过高的期待,等到后来,又由于长期的失望而厌倦甚至“恶毒攻击”起来。反过来说,对于不太漂亮的主持人,尤其是女主持人,则在开始时嗤之以鼻,在后来,即使逐步感到其谈吐确有不俗之处,可是在一段时间里,在感情上常常转不过弯来。

 这也许是我们国家电视文化比较年青的缘故。在西方国家我观察,倒是并不特别强调主持人的外部造型美的。在美国走红的宗毓华。靳羽西都算不得美女。在德国汉堡,我曾问一个已经成为该国公民的老同学,德国出美女在欧洲是有一点名气的,为什么电视节目的女主持人虎碧·戈特里,长得倒并不怎么出色。那位老同学说,初到德国时,他也有这种感觉,到后来,才明白了。德国人就是不太注重主持人的外表漂亮的。在美国,自然有长相十分可人的女主持人,但是也有像“DONEIIUE”谈话节目那样的女主持人。她四十左右,身材已经有点臃肿,半墨西哥半黑人的血统的脸部造型可以说不漂亮,但是,这个节目却是个名牌。最能说明问题的是,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大会的女主持人,竟是一个已经接近五十的黑人,皮肤已经开始干枯,连下巴都开始尖削起来了,无论如何是可以说比较丑的。但是我已经两次在电视上看到她主持奥斯卡金像奖典礼了。这位已经没有任何青春之美的资本的女性,却凭她的幽默和机智的语言征服了观众。

我们的电视文化还很年青,我们的主持人可能比之我们的观众更不够成熟。在演艺界有所谓青春派、偶像派,都是把表层的漂亮过分看重的结果。这可能与电视文化是一种大众文化有关系。但是电视文化本身也是可以提高的。令人非常高兴的是台湾电视主持人金马奖的获得者凌峰,得到我们广大观众毫无保留的欣赏。凌峰无论如何是算不上漂亮的,但是他能以机智的语言来把自己的不优越的长相,变为优越的幽默感。例如,对于他那并不漂亮的脸,他经常主动地加以自嘲,说,“中国五千年沧桑都写在我的脸上”。指着他那有名的光头,他曾以喇嘛自居。他说过他的长相“使得长城内外,大河上下的女同胞忍无可忍”,在另一次晚会上,他在亮了他的光头以后,他又说,他所到之处,他的长相使得大陆男同胞一个个“自命不凡”,下面男观众立即鼓起掌来,他马上指着那些鼓掌的观众说:你看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都来了。接着又说,但是他的长相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使女同胞都“很有安全感”,下面不但男观众而且女观众也立即鼓掌起来。有一次他和一个广东很美丽的小姐同台主持金话筒晚会,他的外表的“丑”固然和那位小姐形成对比,但是他幽默和机智,他内在文化修养的丰厚却使得那位女士相形见拙。有时那位女士对于他的双关语,毫无反应,弄得一脸傻相,简直是可以说是出丑。

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一个问题,主持人的长相虽然不可忽视,但是也不可过分过分重视。漂亮不一定是美,丑不一定是不美,丑人可以出美,美人也可能出丑。几乎所有主持人都希望出采,但是光是在化装品和时装上投资,在所谓包装上下功夫,而不在文化素养上下长期的工夫,可能是很难奏效的。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