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关闭
海峡语文网商城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《端午的鸭蛋》:汪曾祺散文的语言具有什么特色?

发布时间:2014-11-5 14:17:16

问:我非常喜欢汪曾祺先生的散文,能不能以《端午的鸭蛋》为例来具体分析其语言特色?

 

陈日亮老师答:清澈流畅而微微荡漾的叙说,给人的感觉丝毫不单调乏味,而是极其干净而滋润的。王先生就像是面对读者,如话家常似的,娓娓道来,异常亲切,不像有的老作家,要么使用惯了书面语,少了灵动和生气,要么忒喜欢用口语,却免不了啰嗦而且干涩,如颇有名气的张中行。也有个别作家,偶见有口语化“化”得特挺纯熟,但几乎没有通篇一致的。唯有汪曾祺,我认为是当代作家中唯一在口语的提炼上,真正达到炉火纯青的。如下面的一些句子,就值得欣赏——

一尺来长的黄色、蓝色的纸条,上面用朱笔画些莫名其妙的道道,这就能辟邪么?”

莫名其妙的道道“写出了符的特点,也是孩子的口气。

有一个风俗不知别处有不:放黄烟子。黄烟子是大小如北方的麻雷子的炮仗,只是里面灌的不是硝药,而是雄黄。点着后不响,只是冒出一股黄烟,能冒好一会。“

不知别处有不”是一句极爽净的家常口语。不用“装”而用“灌”,表示需要装潢。补了一句“能冒好一会”,因为后面要讲到可以熏五毒,写“一笔虎”。仔细有如此。

我在北京吃的咸鸭蛋,蛋黄是浅黄色的,这叫什么咸鸭蛋呢!”

是不是咸鸭蛋,绝无以蛋黄红不红为标准的。这里不仅没让人觉得强词夺理,倒让人领受了得意自豪的口气。

筷子头一扎下去,吱——红油就冒出来了。”

有声有色,令人口角生津,“吱”当是短促音,不能将破折号读成“吱”的拖长音。

双黄鸭蛋味道其实无特别处。还不就是个鸭蛋……我走的地方不少,所食鸭蛋多矣,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!

文白做一处,一点不夹生。夸示得恰到好处,且不乏风趣。

鸭蛋有什么可挑的呢?有!一要挑淡青壳的。鸭蛋壳有白的和淡青的两种。二要挑形状好看的。别说鸭蛋都是一样的,细看却不同。有的样子蠢,有的秀气。”。

用对话的口气可以产生现场感、亲切感。鸭蛋的好看不好看,还真难比方,说是像人有“蠢”、有“秀气”,堪称比拟绝伦。

此外,文言语句的适当穿插,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、“与有荣焉”、“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”等等,如果换个别的说法,不但分寸差远了,从行文上说,则少了摇曳多姿的效果。像这样的自然而然的雅俗相生,让古汉语的简练和现代口语的白净相映成趣,还带出点幽默,这在汪先生的散文里,是可以经常见到的。

《端午的鸭蛋》的语言特色,正体现了汪先生自己说的“我是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,自然一点,家常一点的”。“俗不伤雅”的确是汪先生的追求,故其文字“既鲜明又经济”,而终于达到了“文清体洁,卓尔大雅”的境界。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