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谢燕萍:折子戏

发布时间:2016-9-29 16:37:47

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——卞之琳《断章》

前言

这是五个人的故事,却又不是。它只是在说着一个人,一个你以为你很了解的人。其实,你的以为,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。

背景:清朝末年

人物:厨娘赵婶,丫鬟阿竹,二小姐慕容蕙,大小姐慕容槿,文、武状元姜原非

   

赵婶篇

哎呦,老头子,你看看我,看我这记性,真是越来越不好了,那头刚听大小姐吩咐要给夫人和二小姐煲两碗参汤,这一回头的功夫,就给忘了。要不是阿竹来催,我还真得一直忘下去呦!什么,你说我这不是记性不好而是存心的?哎呦,死老头子,这种话也能乱讲?你想害死我啊!

你也知道,我们这些当下人的哪能随便嚼主子舌根的。不过既然你话都这么说了,我也就悄悄跟你说了,你凑过来点。好了好了,这个位子可以了。我跟你说啊,我啊,我还真不待见夫人和二小姐。

瞧瞧夫人和二小姐对大小姐的那副样子,别提多么...嘿,说不得,说不得。

这大小姐啊,也算我们俩看着长大的。她小时候,长得可水灵了,又聪明又乖巧,老爷在世的时候多把大小姐当宝心疼啊。可惜喽,可惜大夫人走的早,老爷也过世了,不然大小姐哪里能受人家的气?

要不怎么说是后娘养的,妹妹也不是一母同胞的,大小姐可真算是无依无靠了。自从夫人管起府里的事情后,大小姐这吃的喝的,还比不上她们身边的下人噢!她们也不想想,没有大小姐接管家业,撑起我们这孤岛,我们这一大群子人噢,可怎么活呦!

唔...老头子,你捂我嘴巴干嘛?好好好,我不说了,不说了,这话确实不能让夫人和二小姐听见。你也见着了吧,前两天有两个丫鬟在廊上说她们坏话让小姐当面撞见了,一人被抽了五十个嘴皮子,那小脸噢,都没法见人了。

嘿嘿嘿,老头子,有没有看见,刚才姜状元从门口过去了。什么,你没看见?要不怎么说你这老头子眼睛还真是不好使了。

哎呦呦,这姜状元要是能和大小姐一块就好喽。

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我们大小姐怎么啦?我们大小姐虽然年纪大了点,可是这么好的姑娘可不是随便大街上一拉就有的啊。二小姐不过就是年轻了点,性子那么泼辣,亏得姜状元受得了她,要不然还不知道她该嫁给谁噢!

你说这姜状元也好不到哪?也是,就来这么几天的功夫,他可对多少女人说过情话了。不过也不知道他那什么眼神,竟然看上二小姐,真是...

好了好了,我真不说了。这么晚了,我还是赶紧煲汤去了,你也赶紧干活去。对了,别把我刚才讲的话跟别人说啊。

 

阿竹篇

我刚想进厨房的时候,听见了赵婶和赵伯在聊天,说到了大小姐和二小姐。

赵婶是个好人,就是有时候说话没有分寸,今天幸好是我听见了,如果让二小姐和夫人听见了,他们夫妻俩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。

可是,赵婶说的一点都不错。我们家小姐,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待人接物大方得体。嗯...我现在会说这么多成语了。这还得多谢大小姐,她经常教我们这些下人读书写字。大小姐人可好了,温柔,亲切,从不打骂我们。

大小姐身为慕容家的当家人,凡事亲力亲为,大家都夸她能干,我们慕容家,因为有大小姐,很快又会有过去的那种荣耀。大小姐十三岁时接手慕容府的家业,也就是我们现在住的这座孤岛上的产业,其实,我们大小姐还有一个身份,她是这座孤岛上的岛主。这座岛没有名字,大小姐一直很忙,没能给起个好名字。

我们小姐是个各方面都很好的人,最大的不好就是过度宽容了。夫人和二小姐就只会欺负大小姐,大小姐管外面的事,夫人管家里头的事,她对大小姐的衣食可苛刻了,我每次都觉得很生气,可是我们大小姐从不动怒,她不和她们计较。不止不计较,大小姐对她们可好了。尤其是二小姐,大小姐对她的要求简直是有求必应。

上次二小姐想要一套稀奇的洋装,大小姐可是托了很多人才弄到手的。

大小姐这么好的人,却没人来疼爱她。如今大小姐是个二十三岁的人了,如果不是为了慕容家,大小姐早就成亲了,现在孩子也该有七八岁了。大小姐命苦啊,自己被耽误了这么久,还得帮着给十六岁的二小姐找婆家,这婆家哪里好找。

二小姐在家里指手画脚惯了,哪家的公子受得了她那种性子?

不过二小姐真是好命的人,还真找着了,是京里头来的状元爷,叫作姜原非。

大小姐对这男女之事好像比较迟钝,在状元爷和二小姐眉来眼去的那段日子里都没看出什么来,还是我给大小姐提个醒。

“小姐,府里的人都在传,状元爷对二小姐可好了,每天送二小姐礼物,还带着二小姐出去玩,二小姐发脾气的时候,他也能镇住二小姐...”

大小姐很吃惊。那时候二小姐和状元爷正好从我们眼前不远处过去,大小姐也有了感觉。我看到大小姐的神情突然很明媚,像是,像是看到了什么,哦,对了,是希望。

我想,大小姐是高兴能为二小姐找到一门好亲事吧。

大小姐这样的好人...

 

慕容蕙篇

刚才我的丫鬟急急忙忙跑来给我报信,说是大小姐让厨娘给我和我娘煮两碗参汤,不过被厨娘给忘了,让我惩罚惩罚厨娘。

那丫鬟,我特别讨厌她。她爱打小报告,爱嚼舌头。

可是我离不开她,我得知道,在这个慕容府里,有多少人是怕我的,这样我才能在这个府里活下去。

爹过世的早,早到我都没记清楚他的样子。我懂事的时候,奶娘是这么跟我介绍我的身份的——慕容府庶出的二小姐。庶出,我多么讨厌这个字眼。而阿姐是嫡出的。所以,我从一开始就很讨厌阿姐。

阿姐很忙,我很少看见她,没看见她的时候,挺想她的,看见她的时候,又很恨她。恨她为什么不愿意多和我亲近。我是这世上唯一和她带点血缘的人,她无父无母了,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——虽然是庶出的。

我娘对她很不好,所以我对她也要不好。我娘很讨厌她,因为她是慕容家的当家人,是岛主。我娘以为,这些东西本该都是她的。

阿姐真是个没脾气的人,我们对她不好,她也没生过气。因为这样,我更恨她了。因为她根本没把我们放在心上。

姜原非的出现让我对阿姐的恨暂时消失了。

姜原非是个文状元,又是个武状元,他的厉害,我即便身在孤岛,也听来往的船商谈起过。姜原非的船在孤岛附近触礁了,船需要修一段日子,阿姐收留了他们。

因为阿姐,我和姜原非接触的机会多了。

姜原非对我一直都很殷勤,我很骄傲。

可是,姜原非对我的好,很表面。我看不到他的真心。他闲暇之余,会做些画作,有一次,我偷偷翻了下他的画卷,想看看上头有没有我。我很失望,尤其是看到在扑蝶的阿姐的画像时,我几近愤怒。幸好,我控制的好,画没有被撕掉,我想,如果我把画撕了,那我和姜原非就真的不可能了。

我想过无数个可能。想来想去,觉得最有可能的,就是姜原非其实喜欢阿姐。我,不过是一个接近阿姐的借口。阿姐是个将慕容家的荣誉和孤岛的生意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,姜原非一定也看出来了,所以他没办法追求阿姐,阿姐会拒绝他。如果不说出来,至少还能有个念想。可是不说出来,阿姐这么迟钝的人,怎么可能感觉得到。

其实,我很同情阿姐,很同情姜原非,更同情我自己。

姜原非篇

一开始,我就知道我去慕容家的目的——迎娶慕容家的小姐。

慕容家是个日渐衰败的家族,在前清时期是受皇帝重视的一方霸主,不过随着清王朝的没落它也跟着没落了。但是,即使是已经没落的家族,在朝中老臣的眼中仍然有它的权威。我们需要的,就是它这样的权威。

现在的清朝腐朽不堪,唯有新主登台,或许还能挽回一丝希望。我父亲和我,要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。现在已经找到了可以辅佐的能人,剩下的,就是游说朝中大臣站在我们这一边。

慕容家,就是我们打入那些老臣内部的一枚棋子。

我用一个谎言,成功住进了慕容府。

慕容家的大小姐慕容槿,看上去是那种善良聪明的姑娘。

如果光是善良,那她会成为我很好的利用品,可惜,她是个能干的人。我不能娶一个有智慧的女子,这样对我们而言,很冒险。最好是像慕容家的二小姐那样的,嚣张跋扈,但是够单纯,可以任我们摆布。

我计划要娶慕容家的二小姐,自然就有我的方法,让她自愿嫁给我。

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。

慕容槿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,有独特的气质。

我喜欢在闲暇之余作画,一日,我于慕容府后山上画百花争艳图,慕容槿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。不同于平时严谨谦和的姿态,那一日的她,活泼得像个十六岁的小姑娘。

如果不是那一日的惊鸿一瞥,我也许永远也不知道慕容槿还有那样一面,婀娜的女子在百花丛中起舞,蝴蝶飞过她修长的指尖。她脸上那欢快的笑意,是难得的纯真。

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,其实不需要太多的理由。也许因为这个女人长的漂亮,也许因为这个女人有内涵。我爱上慕容槿,也不需要太多的理由。后来午夜梦回,我会想起这个一颦一笑都很温顺的姑娘,她那起舞的身姿,亦是我难以割舍的回忆。

因为这样,我开始苦恼。我已经得到了二小姐的芳心,我离目的只差一步。

慕容蕙看到了我的画作,知道了我喜欢慕容槿一事。我跟她解释,我不喜欢慕容槿。不过我知道她并不相信。可是她一定愿意和我成亲,因为她的骄傲。

我不会娶慕容槿,因为不想利用她,不想过多的牵涉她。和慕容蕙成亲,我会是慕容槿的妹夫,这样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,这样,或许会是最好的选择。

我这么想着,朝着慕容槿的房间走去,我要向她提亲,和她的妹妹慕容蕙,成亲。

 

慕容槿篇

阿竹跑来跟我说姜原非已经到了房门口不远处了。

我知道,他是来提亲的,他和小妹的亲事。

我很高兴。

人这一生,很短暂很短暂。所以,想做些什么就要放手去做。

我爹将慕容家族的兴衰托付给我的时候,我便知道我这一生,注定是条劳碌的命。我要做的事情很多,要将慕容府打理好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我学会了算计。

慕容家原本是于朝廷有大功的家族,待遇跟侯爵无异,可是被小人陷害,一夜之间,家族支离破碎。我们慕容府大多数家业都被充公,剩下的孤岛产业,因为地理位置原因,留了下来。

亲眼见着慕容家的衰败,而且我爹还因为这件事一病不起,我唯一的至亲,就此和我阴阳相隔,我怎能不恨!

十三岁接管家业的那年,我就只有一个目标,我要回到京城去。我要让我慕容家的人,恢复昔日的荣耀。

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我开始暗中拉拢各派人氏。我们这座小岛因为来往商船的缘故,贸易还算兴旺,几年下来,攒了不少银钱。我挪用了一部分资金,用以派遣能干的人到京中去和朝中大臣交好。

即便身处孤岛,我所知道的事,也不亚于京里的达官显宦。

要想重返京城,还要有个合适的名目。我将目光放到了很有名气的状元郎姜原非身上。这位能文能武的状元郎和他那赫赫有名的将军父亲,都会对我慕容家起到很大的帮助。

联姻势在必行。我因为得知了他和他父亲想要推翻旧主再立新主一事,觉得联姻一事更容易得多了。我安排人去他们身边,让他向他们父子俩进言,说和慕容府的小姐联姻更有助于他们计划的推行。这件事进行的很顺利。

姜原非很快就行动了,我自然是顺手推舟。

他做的很好,看中的是我那个刁蛮任性的庶妹。我这个小妹和她的生母对我很不好,我面上能忍的都给忍了。如果不是因为她们对我的刻意刁难而我又再三谦让可以赢得人心,我早就让人处理掉她们母女俩了。现在看来,我这个小妹竟还有这个用处,也算是没白养她一场。

姜原非对小妹很殷勤,我虽多注意了他几分,却因我于感情一事一向比较迟钝,也没看出什么,阿竹的提醒让我醍醐灌顶。我的心思总算没有白费。

我让他身边的人多向他谈及娶二小姐的好处,我相信这种努力很快就要见效了。果不其然,他身边的人来报信,说是他要过来提亲了。

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

 

 

学生:谢燕萍

学校:福建医科大学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