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黄小梅:枣子熟了

发布时间:2017-7-14 16:11:10

家乡的枣子时常甜着我的梦乡,而从市场上买回一把又大又红的枣子,却怎么也吃不出那种味道,其实我早该明白:我怀念的不是枣子,是与邻里乡亲一起吃枣子的和乐氛围,我在城里遇不到的和乐氛围。

那时清秋,李叔叔冒着腰,手上挎着一个斑驳的竹篮,缓缓游走于形形色色的枣树之间,手腕灵巧,几乎是一瞬间,便被他挑下了好些个大色满的“红玛瑙”。

“哟!”在瞧见我与母亲的时候,李叔叔便笑着叫唤着,硬塞给我一大把枣子,还嚷着请我们一家子今天晚上一定去他家吃枣。

萤火虫开始在乡间四处游荡的时候,我们敲开了李叔叔家的木门。敲门的声音,静静传于四周,像是风吹醒了风铃,像是水滴入了池塘。

“来来来。”李叔叔的脸上堆满了和蔼的笑意。他那已经被岁月挤压得有些干瘦的手抓住了父亲的肩膀,轻轻一推,父亲便落坐于长长的略微泛黄的木凳上。桌子上是刚刚被清洗过的洁净的枣,右边则是一瓶大约五百毫升的雪碧。除了这些,墙角还有一些刚刚被摘回来的新鲜的野菜,和着泥土的清香,李家婶子正忙着处理。桌子上头还随手放着一些零碎的硬币,再旁边便是一盏昏黄的灯,散发着温暖而幸福的光。

父亲笑着拿起了红枣,问上次帮李叔叔家修的瓦片可还好。我插不了嘴,一手干脆拿起几颗红枣塞入嘴巴里面咀嚼着,另一手则拿起了桌子上的雪碧,逗弄着李叔叔家三岁的小娃,他也不认生,笑呵呵得就往人怀里蹭,拿起一杯雪碧跟大人干杯。

记得那时,家家户户做了什么好吃的,总要大老远端一碗给邻居尝尝,孩子馋得很,只等家里的大人一声令下才敢动筷。记得那时,谁家的娃考上了大学,整个村子都会去庆贺,有钱的拿些贵重的礼,没钱的也要送一副写着“福”或者“学业有成”什么的字。记得谁家的大人厂里干活没回来也不用记挂家里的孩子,邻居自然会招呼他们吃喝玩睡……

旧时光是个慵懒美人,在窗户一张一掩之际,飞蛾一下又一下拍打着翅膀的时候,莲步婀娜,悄然从过往的依靠中离开,静静化为流动的金沙,在朦胧而不可见的时光漏斗之中,悄然离去。和谐的邻里关系成了挂在墙上的一副美人图。

搬到城里后,我便就告别了城里人口中的“乡巴佬”身份,如今是正正经经的“城市人”。梦醒时刻,我打开了窗户,让专属于城市的那一股清冽的凉风拂来,吹醒我那像是线穿不过针孔的淡淡的惘然。

前天,邻居家的女儿走丢了,好像是和家里面吵架,闹着要离家出走。那女孩儿不过七八岁的年纪,不知道怎么会吵起来的,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被我看见了。我想要与她打招呼,她却甩了一下头,怒目一瞪,叉着腰。随后,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,她干脆像只泥鳅一样跑了。泥鳅虽然滑头,可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抓住的,至少在年龄差之下――我抓着了她,可是她情绪很激动。我一愣,便答应不会带着她回家去,想着中午艳阳高照,她大抵还没有来得及吃饭,我打算请她吃一顿。

她没有理会我,又想逃跑的时候,恰巧被出来寻她的邻居给抓住了。我依稀上下楼的时候碰见过她几次,她总是穿着淡蓝色的裙子,姿态婀娜,那时候当真觉得她气质高雅。而今,她瞧着自家女儿紧紧抓住椅子,硬是不打算回家的时候,我出于好心,便插嘴问发生了什么事。邻居却没有理会我,只不过“关你什么事”的一副神情深深映在我脑海里,我摸了摸后脑勺,自知道吃瘪,歪了头,却是什么都没有说。我干脆扭头看着窗户外面稍微停留的鸟,忽然觉得有一份怅然。我起身想向它走去,可是它刚才还叽叽喳喳的,瞧见了我,便忽的张开翅膀,傲然离去了。

回去的时候,清秋的冷风吹落几片叶子,打在我的发上。我叹了叹,恰巧瞧见一位住我们楼上的邻居,来过我家找父亲帮过忙的一位大哥哥。其人衣服上下穿着洁净,眸子里面含着理智的气息。原是一起走在楼道上,我觉得尴尬,想打个招呼的,可是刚刚燃起的一腔热却被他冷漠的眼神给打了回去。到最后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漠然地擦肩而过。

前天李叔叔来了电话,问着我们过得好不好,说枣子已经熟了,打算给我们带一些自家种的枣子。一些恰好也要来城关的邻居也打电话,说着老家还有没有落下的东西,可以帮忙带上。不知怎么的,我在一旁听到了这些,心里忽然一暖。

和谐诚可贵,原来也是每个人都向往的,可是,城里和乡村,难道仅因为建筑结构不同,就能将和字刺得血肉模糊,看不清原来的模样吗?

城里的街边,水果摊上的枣子新鲜诱人,但如果没有“和谐”的邻居一起分享,我是不会再买这枣子的……

 

学生:黄小梅

指导老师:郑锦凤

学校:福建省德化第一中学

 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