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关闭
海峡语文网商城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曹钦华:道爷学书在人间

发布时间:2018-12-5 16:02:16

巧遇怀素

蓬莱仙境丹崖山蓬莱阁,两仙人正在评头论足 “人间蓬莱”四字。

仙人一名张天书,一名李画符,纯书法爱好者。

张天书:“李兄,你如何评价这四个字?”

李画符:“我猜是人界哪位高官为了面子,弄了不知哪朝哪代姓苏的书家别处写的四个字凑成的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好歹你也是仙人,就算刚从下界飞升,不够见多识广,不会连字的好坏也看不出吧?”

“我倒是看出来了,只是想考考李兄罢了。”

两小仙正胡吹,却不知身旁何时出现一身材矮小的僧人,也盯着“人间蓬莱”四字不放。

“不错,不错。”僧人喃喃间,又叹一口气,“可惜,可惜。”

张天书拱一拱李画符,和僧人搭上了话。

李画符:“这位大师请了。”

僧人双手合十:“两位施主请了,贫僧素怀。”

张天书:“大师也看出这四字不妥?”

素怀:“正想请教两位大家。”

李画符:“刚才这位道兄以为这四字不是一气呵成,是集字凑成的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张天书爱卖弄:“那还不简单,各位看,’人’字是否和’间’’蓬’’莱’三个字不搭调?”

李画符也不失时机:“正是正是,你看’人’字头短身矮,其余三字挺拔飘逸。”

“两位大家,贫僧受教了。”

“莫非大师刚才说’可惜’也为此故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莫非大师也是天涯海角以书会友的?”

“不敢,贫僧走遍名山大川,只要略有所得,就满足了。”

“那感情好,我和这位道友也想遍访仙山一会书友的,不妨同行可好?”

“就听施主的。”

 

碑林风波

这一日,三位书法爱好者来到古称长安的西安,徜徉在碑林《断千字文》石刻前。

张天书:“道兄,大师,不看也罢,这《断千字文》虽然字形硕大,豪放而不失规矩,但很多字难以辨认了呢。”

李画符:“就是就是,哪有怀素草书千字文好。”

两仙回看,只见僧人素怀双手合十,嘴里念念有词,明显执礼甚恭。

两位小仙虽然疑惑素怀的态度,也不妨碍他们自吹自擂。

张天书:“李兄,你不是练草书的吗?何不把墨宝拿来,把《断千字文》比下去?”

李画符:“不敢,不敢。等会看到行书碑刻的时候,道兄你可不要藏拙耍赖。”

“一定,一定。”

李画符得意地手一挥,凭空变出一卷写有字的黄绸。

黄绸上是龙飞凤舞的怀素草书千字文。

张天书抚掌大笑:“这下好了,完全把《断千字文》比下去了。”

李画符面有得色。

“看我把这张旭的天书抹去,让李兄的大作永留人界。”张天书正要挥手抹去碑刻,突然整个人被定身。

张天书知道碰到高人了,嘴里却不肯认输:“谁?是谁暗算道爷的?”

“阿弥陀佛,施主戾气重了。”素怀开口了。

李画符赶紧求情:“大师慈悲,放过张兄吧!”

“放过可以,但休得伤我师真迹半分才可。”

“张旭是大师的师尊?”

“然也。”

 

两仙拜师

“小神怀素,为行走人间方便,以素怀代之。”

“小仙知罪了。”张天书知道仙不如神多了去了,赶紧谢罪。

“不知者不怪。但张圣人是小神恩师,两位不得冲撞。”怀素说着,从袍袖中变出一古色古香玉瓶,悬在空中,瓶口朝下,顷刻间酒香四溢。

“恩师在上,受弟子一礼。”怀素愈发恭敬。

两小仙人赶紧跟着躬身稽首。

礼敬完毕,两个书痴忘了尴尬,急着往怀素身边凑:“敢问大神,既然是张圣人高徒,可否一书以观,让我小辈有缘得见神迹?”

“两位跟我来,莫在此打扰了圣人。”

一阵风过,“怀素草书千字文”碑前,现出三个神仙身形。

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。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。”两小仙人神神叨叨,“高啊,神就是神,小道自愧不如呀!”

“看好啦!”话音落,又一阵风起,只见怀素以指代笔,点破虚空,一幅恢弘的画卷在两仙面前展开,瘦劲挺拔,笔断意连,变幻莫测间,奔放流畅之势借助神力的光芒如惊涛骇浪扑面而来。随着怀素指力运行的轨迹,天马奔驰的神骏狂放一发不可收拾,两个小仙人曾经有的“我是大师,我是高手”的一点自得被击得粉碎。

两小仙人呆若木鸡了,神情崩溃了。

忘我的怀素完全沉浸在创作的激情中。

“善哉,善哉!”怀素在“谓语助者,焉哉乎也”中收笔挺立,瘦小的身躯是那么的高大,“烨烨乎神人”一现人间。

“神僧救我,神僧教我!”怀素面前跪拜着两位小仙人。

“我神你仙,不同界面,虽萍水相逢,如何救你教你?”

“神僧不救不教,我等命不久矣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神僧不知,我等本是书仙座前弟子,因不思上进,被罚下界。如无进境,即使阳寿终了,也不得再飞升了呀!”

怀素沉吟许久。

“学书贵诚,贵专,贵恒。”怀素目视两仙,“荒野古寺,少则一甲子,多则数百载,你等能持否?”

“愿意,愿意!恩师在上,受弟子三拜!”两仙磕头如捣蒜。

 

尾声

人间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。

一座古寺,三个活人。

一位和尚打扮的,闭目敲着木鱼,另两位道爷打扮的,正襟危坐,奋笔疾书。

“哎哟喂,轻点!”一个道爷求饶。

“让你走神乱写!”和尚仍然闭着眼,“再有下次,把你姓也改了,就叫鬼画符!”

另一位道爷缩缩脖子,暗自庆幸。

远处传来悠扬的钟声,和着钟声的,还有木鱼声,诵经声。

 

学生:曹钦华

指导老师:廖福灿

学校:上杭二中

 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