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关闭
海峡语文网商城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《桃花源记》:真切而朦胧的叙述胜于抒情

发布时间:2016-5-6 14:42:07

一、美在没有心理压力的理想境界

文章的写作年代,大约是陶渊明晚年,他已经几次为官,又几次退隐。他觉得为官,委屈了自己,在退归林下以后,通过《桃花源记》把自己的人生和社会理想加以美化。

美在何处呢?

第一,美在自然环境:美在桃花,美在流水。美在有一点神秘:“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”,为什么是仿仿佛佛的呢?美就美在不是很清晰,美就美在别有洞天。

第二,美在这里的小农社会, 生活安康、心情舒畅。(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)美在安静自足。

第三,安宁源自“避乱”(避秦时乱,与外人隔绝)这里“避乱”的内涵,一是秦时之乱,二从秦到晋朝,至少还有两汉、三国、魏晋的战乱,一概不知。美不但在远离战乱,而且毫无感觉。

第四,美在根本没有政府。日子却过得很安宁。这一点在《桃花源诗》中,表现得更明确:“春蚕收长丝,秋收靡王税。”根本就没有人来收税.当然就没有政府。这个和谐的社会,只是家庭的松散的集合。维系这种结合的,是一种乡土的、氏族的乡党、血缘关系。先世避秦之乱,率妻子邑人来此)美在摆脱行政管理。

第五,美在人与人之间,没有任何利害的争夺,人情关系很是和谐. 对外人没有猜忌,没有戒备,来了外人,家家户户热情招待,美在人情纯朴。

第六,美在封闭。在临别之时却表示”不足为外人道也”,避免与外界交往.自给自足的美好生活。

第七, 美在神秘不可寻。这样美好的境界,是神秘的:无心轻松可遇,有心相求则不可得。刘子骥,实有其人,晋书《隐逸传》有记载:“晉桓温之弟冲,為刺史.處士劉麟之為長史,不肯屈冲親徃迎.。”把这个有名有姓的人物,刘麟之,就是刘子骥,把他抬出来,强调其真实可靠;但是,就是这个刘子骥,也没有重新进入世外桃源。

第八,美在从容自如的心态,在这么新异的境遇中,没有显著的激动。这一点,在讲到文章的语言风格时细说。

《桃花源记》的独特的美就世外桃源的理想的美。如果光是扑朔迷离,这个理想就可能不太可信了。与扑朔迷离相对的是,它美在把理想境界写得真切生动,是真切生动与扑朔迷离与真切的统一,又是偶然亲历与不可重现的统一。这种美的境界不但有现实的价值,而且有历史的价值。

首先,当然是社会政治方面的,诗人在《归田园居》中说得很明白:

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田园。

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

榆柳荫后椋,桃李罗堂前。

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

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

这是诗的语言,把它翻译成散文,就成了《桃花源记》中的: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;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(其中)往来耕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

这还只是理想的一半,环境的理想,还有另外一半,那就是一种人生理想,也就是一种精神的状态。这种境界,带着虚无飘渺的神秘的性质,不是语言所能穷尽的,陶渊明在《饮酒》中说:“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。”在散文里,这种世外桃源也是:其中有真意,欲觅即杳然。这是因为,这种理想毕竟有点像今天所说的乌托邦的情调。但是,却经受了一千多年的时光的汰洗,成为不朽的经典,就是因为,这并不是陶渊明一时的空想,而是有着中华民族文化心理的历史的渊源的。这一点在《桃花源诗》中表现更为明显: 

相命肆农耕,日入从所憩。

桑竹垂余荫,菽稷随时艺。

春蚕收长丝,秋熟靡王税。

荒路暧交通,鸡犬互鸣吠。

俎豆犹古法,衣裳无新制。

童孺纵行歌,斑白欢游诣。

草荣识节和,木衰知风厉。

 “相命肆农耕,日入从所憩。”显然和相传尧时的“击壤歌”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帝何力于我哉”有着内在的联系,而“荒路暧交通,鸡犬互鸣吠。”则蕴含着《老子》的“鄰國相望,雞狗之聲相聞;民各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俗,樂其業,至老死不相往来”的思路。这就说明,这种乌托邦式想像,不完全是个人的空想,而是植根于民族文化深层的理想。

当然,陶渊明并非消极地继承,相反,有所发展。其一,他把原始的民歌和老子的朦胧的、虚无的理想和现实结合起来,扬弃了老子那种反对技术文明进步(雖有舟轝無所乗之),倒退到“结绳记事”(使民復結繩而用之) 的蒙昧性;其二,在老子那里“小国寡民”毕竟还有“国”,在陶渊明这里,“国”的成分淡化了,一个和谐社区就足够了;其三,陶渊明把这种乌托邦精神化了。这不但是一种社会理想,而且是一种人生理想,一种精神的境界。不但人与人之间,没有矛盾,而且人与自然之间也和谐相处。“草荣识节和,木衰知风厉。”这就是他所怀恋的“旧林”。其精神生活,归根结蒂就是一句话,自然。也就是自由、自在、自如,不但没有外在的压力,而且没有内心欲望的压力。他反抗世俗欲望的压力,拒绝“心为形役”(《归去来辞》),其最高境界就是“怡然有余乐,于何劳智慧”,“劳智慧”,就因为心里有压力,“心为形役”就是自找苦吃,就是陷入“尘网”,人生就像笼中鸟(“羁鸟”)一样不自由。

桃花源这么理想的自由的境界,为什么不可复入?表面上很神秘,不可知。在文章的深层,却有一点线索。这个境界,本来就是美在封闭,美在不与外人交通。而那个渔人,违反了桃花源中人“不足为外人道也”的准则,一出来,就向官府报告,这就犯了大忌。人家就是要没有官员的无政府状态才理想,一经官府参与,理想的境界就消解了。可能还有陶渊明还有一层更深的寓意:美好的理想境界,无意得之轻而易举,有意去追求,就是劳智慧了,用心思了,就与理想矛盾了。当然就只能是缘木求鱼了。

 二、朴实无华的从容叙述

 《桃花源记》的价值,不仅仅因为其思想,而且还因为其语言风格的独创。这种风格是充满情感的,但又是心情特别平静而且语言特别简朴的。表现理想境界,不强调激情,突出的是一种从容不迫的心态,这就决定了语言上,回避形容与渲染,不用感叹和夸张。描述美好的环境和氛围,全文有三处:第一处,是桃花源的发现,全是叙述,几乎谈不上描写。就是点题的“桃花林”,也只是:“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。其中“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”是整体的概括性叙述,“芳草鲜美”也只是一种印象,并无描写所特有的细节。勉强称得上描写的也就是“落英缤纷”但也是戛然而止,并未衍生出细节系列来。第二处,是桃花源里的景象: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”仍然是概括的罗列,连田畴、池塘、桑竹的方位、形状、色彩都没有,特别是“之属”相当于等等,完全是交代而不是描写。第三处,最为关键的,桃花源里人家的生活: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”如孤立地看,不易觉察陶渊明的语言功力,只要拿同样写桃花源的文章来对比一下,就一目了然了:袁中道《再游桃花源》:“至桃花洞口。桃可千余树,夹道如锦幄,花蕊藉地寸余,流泉汩汩。溯源而上,屡陟弥高,石为泉啮,皆若灵壁。”[1]袁氏对桃花和岩石的描绘用了这么多的形容,流露出这么强的激情,显然和陶渊明在文风上是不同的追求。陶渊明的工力就是以朴素的语言和平静心态取胜,就是写人物,也是一样。先是强调不和外人相同:(“悉如外人”)然后突出与外人相异:“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,老老少少,话得挺滋润。这种概括的叙述的动人处在于,突出了与外人最大的不同是,远离战乱,不受外界政权更迭之苦难,桃源美,更美的是“世外”。世外的封闭之美,就美在“远离战乱”,这是全文意脉的核心,主题所在,一般是要大笔浓墨抒写一番的,然而,仍然是极其简略的叙述。至于写到桃花源中人氏对这个武陵人的热情款待:

见渔人,乃大惊,问所从来,具答之,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,村中闻有此人,咸来问讯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

本来是动了感情的,第一处是:“乃大惊”,第二处是:“皆叹惋”。但是陶渊明面对这种“大惊”和“叹惋”,并不跟着激动起来以抒情的语言渲染,仍然是从容不迫,继续平静地叙述。

问题在于,这样简朴的叙述为何能在千年以后,仍然具有感染读者的魅力?

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的叙述不但比袁中中道的《再游桃花源》的描写把抒情更动人,就是比陶渊明自己的《桃花源诗》的抒情也更为动人。这种叙述究竟高明在何处呢?

关键是《桃花源记》的叙述,以特殊的情节取胜。完整的情节,是由悬念的“结”,到高潮的“解”构成的。在“结”与“解”之间,有一种因果。福斯特曾经在《小说面面观》中把情节和故事的区别说得很通俗:国王死了,随后王后也死了,只有时间上的连续性,没有因果关系,就只能是故事。而国王死了,王后接着也死了,原因是郁闷而死,有了因果性,这就是情节了。但是,《桃花源记》里的情节经历两次曲折,第一个,发现世外桃源:美好的环境加上美好的人际关系。这种发现,陶渊明强调纯属意外,完全是偶然的,是一种没有原因的结果。第二个曲折,明明亲身经历的,回来还做了标记(便扶向路),却找不到了,也是没有原因的,寻找的人很快死了,更是没有原因的。这就使得这个情节,显得很独特,很神秘。迷离恍惚。而这种神秘,正恰当地表现了陶渊明乌托邦式的理想的虚幻性。虚幻的因果与虚幻的理念结合,套一句老话,叫做内容与形式的统一。空想的神秘和理想的真诚,是陶渊明面对的一个矛盾。难得的是,他居然为这个矛盾找到了这样特殊的情节形式,以写实的叙述把飘渺的想像说得很逼真,显示着陶渊明式叙述的功力。

叙述一开头,就点明具体的时间,是晋太元年间,又叙述主人公是武陵人。为什么要这样具体呢?这是为了突出写实性。本来这种理想境界,有超越现实的性质,故有意强调其可信性。除了年代,皇帝的年号,籍贯是最雄辩的。在农业社会,一家一户依附于土地,人可以搬家,祖祖辈辈出生的土地不能移动,人和土地的联系是长期不变的;要说明人的可靠性,往往就以其籍贯为证。这几乎已经成了中国古代文章的惯例。文章后面,写到有人对桃花源有探究的兴趣,就加上籍贯:“南阳刘子骥”正如《醉翁亭记》中,最后提到自己是”庐陵欧阳修也。”.

强调时间人物的可靠性,是文章的一个方面.但是,情节毕竟是虚幻的,不能太坐实,故陶渊明又在另外一个方面,强调地点的不确定性。

先是,这个以捕鱼为业的人,就在自己作业的地方,意外地、偶然地遇到桃花夹岸的景观,居然,不知到了何处(忘路之远近),更奇异的是,原来说是”缘溪行”.一般说,在汉语中,行,就是走,特别后面还有一句“忘路之远近”,这个“路”字,在一般语境中,也是陆上的路。二者构成语境,顺理成章,就是渔人,在陆路行走。可是,可后来,发现了洞口,突然来了个“便舍舟”.走路变成了行船。读者这里,在狐疑中,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理解,原来前面的“行”,不是行路,而是行舟,忘“路”之远近,也不是陆路,而是水路。写作以文从字顺为基本原则,目的是让读者减少理解的难度,语义,包括字面义和隐含义以高度统一、自洽为上,如不充分自洽,联想义有矛盾、错位之处,就可能表面字义上是“顺”,但在联想义上读者却不顺,不能达到因顺而“从”的境界,顺而不从,就不能不被迫回观前文,修正初始理解,这就是为难读者,减少阅读的愉快。这一点,光凭经验就能不言自明。陶渊明之所以作这样的冒险,就是因为他太追求简洁了。在精练的修辞效果上,太苛求自己了。硬是不舍得在“缘溪行”后面或者前面,加上一个“舟”字。当然,也可能这并不是大家的小失误,是他有意强调,桃花源的美景太玄妙了,渔夫看得有点迷迷糊糊罢.造成一种忘记自己是行舟还是步行的感觉。同时又是为了让后来那个姓刘的找不到路作伏笔。

不管这样的猜测是不是合理,但是,《桃花源记》全文的语言精练,是有目共睹的。从句法来看,全用散句,不像《归去来辞》中,有系统地用对句,散句都是短句,最长的句子,也不过是:

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

自云先世避秦时乱

余人各复延至其家

第一句,虽然字数多至九字,但是句式比较简单,一个谓语构成一个简单句。第二句句子结构比较复杂,宾语本身就是一个句子。第三句,是一个主谓结构。总体来说,句子都是短的,所用词汇,也都常用的,明白晓畅的。至于其它的句子,更是简单,而且音节短促,每句的大致在五个音节以下:

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

简洁之道,在于,第一,在句子之内,除了极少的、必要的副词以外,全用动词和名词,不但没有形容,而且连个比喻都没有,第二,一连串的句子,都是没有主语的。第三,叙述是有层次的,有过程,但是,空间的转移,时间的顺序,除了(初、复) 几个简单的副词,几乎所有的时间副词和连接词,都被省略了。难得的是,读者并不被迫返视,调整思路,而是顺理成章地追随作者上。陶氏看来精于此道,不但是描述比较静止的景观,就是比较复杂的人事,也是一样:

见渔人,乃大惊,问所从来,具答之,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。村中闻有此人,咸来问讯。自云先世避秦时乱,率妻子邑人,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;遂与外人间隔。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停数日辞去,此中人语云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!”

这个过程是很复杂的,从发现渔人,到邀请到家招待,惊动了村人,纷纷问讯,与世隔绝的历史回顾,各出酒食延请,不向外人提起,众多的人物的对话、动作和思绪,表达先后承继的连接副词大都省略。貌似并列的简单句形成特殊的语境结构,召唤着读者的经验,迫使参与想像:

既出,得其船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郡下,诣太守,说如此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南阳刘子骥,高尚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,未果,寻病终。后遂无问津者。

这样的文字,不能不使人想起海明威废除形容词和副词,只用动词和名词的“冰山风格”和“电报文体”。这样的语言风格,用简洁来概括,可能是不够到位的,更为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最严格意义上的“简练”。而在《宋书》中,史家把陶渊明文字风格称之为“实录”。这是中国史学正宗传统笔法,是史书作者对他的最褒扬。


 

[1]现成的对比材料还有袁宏道的《游桃花源记》:“江上望渌罗山如削成,颓岚峭绿,疑将压焉。从此一带山皆飞舞生动,映江而出,水缥绿见底。至白马江,山益夹,水益束,云奔石怒,一江皆飞沫,是为浪光之天。山南即避秦处。上桃花溪百步,从间道出后岭,玄武宫其巅。……趋而出,见道傍古松,偃蹇有异态,为了却行。又数折,得桃花观,从左腋道入,竹路幽绝。……观周遭,皆层峰,淡冶入绘。观前为驰道,车尘马足,略无歇时。截驰道而南,入桃花洞,无所有,惟石磴百级,苍寒高古,若有人焉,而不可即。”

附资料一:

[桃花源记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陶渊明

晋太元中,武陵人,捕鱼为业,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渔人甚异之;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,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;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见渔人,乃大惊,问所从来,具答之,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,村中闻有此人,咸来问讯。自云先世避秦时乱,率妻子邑人,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;遂与外人间隔。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停数日辞去,此中人语云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!”既出,得其船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郡下,诣太守说此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不复得路。南阳刘子骥,高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,未果,寻病终。后遂无问津者。

资料二:明文学家袁宏道、袁中道兄弟关于桃花源的描写

 

江上望渌罗山如削成,颓岚峭绿,疑将压焉。从此一带山皆飞舞生动,映江而出,水缥绿见底。至白马江,山益夹,水益束,云奔石怒,一江皆飞沫,是为浪光之天。山南即避秦处。上桃花溪百步,从间道出后岭,玄武宫其巅。……趋而出,见道傍古松,偃蹇有异态,为了却行。又数折,得桃花观,从左腋道入,竹路幽绝。……观周遭,皆层峰,淡冶入绘。观前为驰道,车尘马足,略无歇时。截驰道而南,入桃花洞,无所有,惟石磴百级,苍寒高古,若有人焉,而不可即。……

(摘自袁宏道《游桃花源记》)

明日过桃源县,至绿萝山下。诸峰累累,极为瘦削。至白马雪涛处,上有怪石,登舟皆踞坐。泊水溪,与诸人步入桃花源,至桃花洞口。桃可千余树,夹道如锦幄,花蕊藉地寸余,流泉汩汩。溯源而上,屡陟弥高,石为泉啮,皆若灵壁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摘自袁中道《再游桃花源》)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