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评2014年福建省高考作文题

发布时间:2015-7-15 11:12:48

 

坚持理性思维导向,注意抒情逻辑的局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评2014年福建省高考作文题

 

2014年福建高考作文题是:“提到空谷,有人想到的是悬崖,有人想到的是栈道桥梁。”孤立地评价是很难到位的。切实可行的办法是比较。首先是和本省去年的比较,其次是和其它各省比较。

和本省去年的比较,似乎有所进步。

去年的题是顾城的一首诗,意思是,假如地球没有引力,人就会在天上飘浮的自由。为了拒绝这种“自由”,诗人愿变成一段树根,深深地扎进地层。这个题目值得称赞的一面。第一,突破了某种机械反映论的指导思想。命题者往往拘守于贴近生活,反映现实的教条。完全无视片面强调贴近生活现实,可能窒息了学生的想象。而一切创新是和想象是分不开的。文章并不仅是客观对象的被动的,机械的反映,而且是精神的创造,写作和修改的过程,不仅仅是语言的提升,而且是人格在超越现实的想象中创造。题目的好处不但是刺激了想象,而且在想象中揭示了矛盾。人为地球所吸引,是不自由的,飞向天空有了自由。留下的问题是如何生存的问题,苏轼在水调歌头中就担忧过“高处不胜寒”的风险。不仅仅是寒冷,还有空气,还有水和食物的问题,也就是生存的问题。如果进行更深层次的分析,论题就可能深化:虽然人还不能直接在太空生活,但是太空提供了电子运动的空间,因此才有了可以遥控的卫星,才有了汽车的定位器,才有了互联网,才有可能探索月球、火星的航天器等等。这个题目想象的空间很大,不但是情感的,而且是理性的。但是,很可惜,命题者对想象的伟大作用有些漠然,造成题目明显的有缺陷,那就是把诗人的结论强加给考生:“为了拒绝这种‘自由’,作者愿变成一段树根,深深地扎进地层。”在自由与现实的矛盾中,把矛盾的主要方面确定为现实,为了现实,宁愿牺牲自由,这在顾城的作品中,诗的境界是比较低俗的。当然,这样的思想不是不可作为命题的材料,但是,把这样的思想明确地表达出来,肯定就规定了考生立论的题旨,就有点杀风景,把这样的观念规定为文章的主题,考生还有什么空间自主立意,还有什么个性独特的发挥呢?前些年北京卷的“仰望星空,脚 踏实地”与之表面类似,但是,把二者的矛盾摆在考生面前,并没有规定为了脚踏实地就要牺牲仰望天空的自由。

我省今年的考题,应该说,比去年开放,“提到空谷,有人想到的是悬崖,有人想到的是栈道桥梁。”好处是并没有像去年那样把主题包含在命题之中,把不同的观感直接置于考生面前,让考生自己去确立主题。题干提供的材料,显然具有对立的性质,对立面的强大,有迫使考生作正反两面的思考的功能。一方面是“悬崖”,一方面是“栈道桥梁”当然,继承了去年的考题激发想象的好处。但是,比之去年的不一样之处,乃是这种想象并没有片面地规定为只能是立足大地,而是开放的空间比较大,把题旨隐含在对立的、矛盾中。这样就有利于展开全面的思考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今年的考题显然有启发理性思考,具有议论文的导向性。这和近年来,全国大多数省的命题理性思维导向是一致的。命题特别提示可以写议论文,也可以写记叙文。可能是考虑到目前中学生议论文写作能力比较弱,不得已做出的一点妥协,这种妥协不但是必要的,而且有利于显示出区分度。

要知道要完全切题,最好是把对立的两个方面统一起来作分析,顺理成章的是写议论文。题目的关键是,对同样一种现象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感。要展开立论进行阐释、分析、论证,就要有一定的论据。厦门市有一种流行的方法,那就是引用名人名言。这当然是一种操作很强的优点。但是,第一,要切题并不容易。为什么呢?目前一线教师推崇的名言,往往是励志性的,抒情性的,而本题并不是励志的性国,去年在顾城的诗命题,在情感上是强烈的,而情感和理性是一对矛盾,情感强烈,理性就不能不薄弱。情感逻辑以片面性为特征,如,出污泥而不染,是诗化的,但是,从严格理性观之,把人的品德不受环境影响绝对化了,是片面的,因为还有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这样的事实,把二者结合起来才是全面的。严格的议论文,在思维方法上,和抒情的诗化是有区别的。此时的名言,要切题,就不能凭励志性的诗化的取胜,而是要有哲理的全面的性。决计写议论文的考生在引用名言时,不但要有广泛的积累,而且要保持清醒。最好是引用比较具有哲理性的名言,例如,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意味着“仁者不能见智,智者不能见仁”。然后,再作稍微理性一点的分析,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?如果在理性的分析上自知不足,则可以回到感性上来,举一些感性的材料,对某些对议论文有所准备的考生来说,完成一篇文章,难度不是太大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思路,另一种则思路是,诗化的,悬崖是可以转化为通途的,如果以抒情为务,可以引用毛泽东的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,但是,光是这样,可能没有层次,没有深度,比较单薄。如果把把悬崖和栈道桥梁矛盾展开分析,悬崖变成通途,不是像诗的想象中那样简单的,而是充满了矛盾的,而矛盾的转化是要有条件的:首先是,桥梁栈道有没有建造的必要;其次是,经济上是不是足够的投资和效益;再次是有没有相应的科技术,更重要的是,是不是有失败的可能等等。理性思维的客观性,严密性和抒情逻辑的主观性是不同的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今年我省的命题的理性导向是明确的,和许多省份的命题可谓异曲同工:如辽宁省的:“祖孙二人倚窗远眺,瞧万家灯火,大街通明,霓虹闪耀,真美。男孩说,要是没有电。没有现代科技,没有高楼林立,上哪儿看去?老人颔首,又沉思摇头:“可惜漫天繁星没有了,沧海桑田转眼之间啊!当年那些祖先山洞边点燃篝火,看月亮出生天汉灿烂,他们欣赏的也许才是美景。”山东省的题目:窗口下一个画框,通过它可以看到不同的画面,有的人看的雅,有的人看到的是俗。有的人看到的是静,有的人看到的是闹。题目和我省的如出一辙,但是比较粗糙,“窗下一个画框”是没有来由的,而有人看到的雅,有人看到俗,也空洞抽象,所指不明。

当然,我省的命题,并非十全十美。在语言上有明显的疏漏。

如,“提到空谷,有人想到的是悬崖,有人想到的是栈道桥梁”,逻辑就并不严密,空谷,有两重意涵,空,意味着无人,最切近的联想幽兰,幽,与空相近。此外,还有空谷足音,空谷传声,说明,由于空谷,回声比较响。这些都是成语词典现成的。所有这一切,都与悬崖并无更直接的联想,就算是联想到“悬崖”,那也是呈圆形闭合状。此等形态,如作桥梁,则毫无意义,如建栈道,则首尾相连,全无桥梁、栈道之交通功能。此题显然经我省精英教师反复推敲,逻辑粗疏如此,实在是令人扼腕。

虽然如此,我省的命题议论文导向多数省份不约而同,教育家熊丙奇先生在新浪网上说,“把各省市的材料作文放在一起,不少给人似曾相似之感,比如广东和辽宁的高考作文,材料说的都是科技进步和人的关系,湖北、福建、山东的作文则都涉及看“风景”,这表明,在材料的提供上,出题者的思路还比较局限——材料作文的要义是拓宽考生的思辨、表达空间,这同样给出题者提出要求,要有开放的出题思维。”其实,熊先生此言,还停留在从主题命题与到非主题命题的进展上,故拘于材料作文的视角上,其实近年高考作文命题,早已跨越了材料和话题之说,发展到从抒情散文到理性逻辑的导向上。熊先生所说的的材料的“似曾相识”,恰恰是缺点,而是近年来与世界接轨的以理性思维为评注的历史潮流。虽然处在共同的历史潮流中,但是并不雷同,而是风格各异,各有所长。如,湖北省的“游客在山下的时候,碰到山上旅行团下来,问山上风景,有人说好,有人说不好”,在众说纷纭之际,这题目好在议论的开放性,其不足乃是拘于日常经验,比较浅白。广东题:黑白胶片的时代,照片很少,能唤起许多永不褪色的记忆。但照片渐渐泛黄,日益模糊。数码科技的时代,照片很多,永不模糊,但在快速浏览与频繁更新中,值得珍惜的“点滴”也可能被稀释。这样的命题,就接触到现代化与前现代之矛盾,应该说,更能考核出考生的对当代社会问题的独立思考的深度。而北京题则罗列一系列“老规矩” “如出门回家都要跟长辈打招呼”、“吃菜不许满盘子乱挑”、“不许管闲事”、“笑不露齿 话不高声”、“站有站相 坐有坐相”、“作客时不许随便动主人家的东西”、“忠厚传世勤俭持家”,在新时期淡化, 要求考生发表意见。这类考题涉及到传统文化在当代的继承和分析和批判问题,意蕴比较深邃。比之上海题的纯粹思辨的议题要复杂得多,对考生从感性上升到理性,也有更大的挑战性。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排行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